大桥“辣妈”炼成记:夫妻隔海相伴共同建设港

时间:2018-10-25         浏览次数

  一同建设港珠澳大桥 夫妻仍隔着人工岛和岸上营地间的一片海
       大桥“辣妈”炼成记

张月欣母子

王清清母子

汪芳芳和两孩子

唐丹母女

  港珠澳大桥建设者肖像 ③

  文/图 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陈治家通讯员刘畅

  “哐当、哐当”近期的一个周末,位于珠海市淇澳岛附近的港珠澳大桥岛隧项目总营地,一位身穿灰色工作服的年轻妈妈,吃力地蹬着三轮车,一趟又一趟地搬着家具,满头大汗。

  这位1989年出生的“辣妈”叫唐丹,和丈夫都是大桥建设者,但由于人工岛主体工程结束,丈夫在2016年就调到了武汉,而她的工作还没完,带着1岁多的女儿一直留在港珠澳大桥岛隧项目营地,妈妈从老家来帮她带孩子,三人原本挤在营地里的板房内,今年板房不能住了,她们要搬到一公里外的监理区工房里住。丈夫不在身边,搬家的活,主要靠她一个人干。

  路桥建设者,工地在哪,家就在哪,即使夫妻同在一个单位,一个在海中岛上,一个在岸上营地,也是聚少离多。港珠澳大桥建设这几年正是“80后”的生育高峰,一群“织女”在生活中历练成了“辣妈”。“辣妈”,是同事对她们公认的称呼,因为她们富有朝气充满活力,更重要的是独立、担当、朴实。

  爱哭的“辣妈”其实很坚强

  2012年6月,22岁的唐丹大学一毕业就被派往珠海,在项目工区上担任一名计量员,上牛头岛施工现场的第一天,赔付率怎么算,毒辣的太阳晒得她的皮肤像开水烫了一样痛,荒凉的岛上,晚上偶尔除了听到简陋的宿舍外虫鸣鸟叫,她找不到一个人说话,拿起电话打给妈妈,她哭得稀里哗啦。

  几个月后,她发现工地上的一个小伙子只要下岛进城,回来总要给她带些好吃的。从某一天晚上起,他开始约她在岛上散步、聊天,慢慢地她觉得不再孤单。后来一个周末的晚上,工区里的领导约他们一起出去吃烧烤,领导帮他捅破了那层“窗户纸”,大家起哄着要他们喝交杯酒,虽然最终也只是轻轻地碰了一下杯,但那天晚上,他们的手牵在一起了。不过,第二天,他就调到了靠近香港的海中西人工岛,每月只能和她见两次面。

  2015年春节,他们回老家办了个简单的婚礼,没有婚纱照,婚礼现场播放的是他俩穿着满身混凝土色的工装工作照和在工地上的视频。婚后,他在西人工岛,她在牛头岛,直到有一次他借调到牛头岛,两人才一起住了一周,这是他们相爱以来直至孩子出生,住在一起时间最长的一次。

  女儿出生两个月后,唐丹便带着女儿回到工作岗位,但那时丈夫已经调回武汉。因为心疼她一个人没法管孩子,唐丹的妈妈从重庆赶到了珠海,陪她住在营地里帮她带孩子。2017年春节前夕,唐丹在办公室里接到妈妈的电话,“孩子一直哭,咳嗽越来越厉害,发高烧,怕是肺炎吧?”接到妈妈的电话,唐丹请了半天假,抱着孩子坐着公交晃荡40分钟赶往医院,看着小宝贝抽血、打针,唐丹心疼得泪流满面。

  今年上半年,孩子再次住院,唐丹白天上班,晚上去医院陪女儿。现在女儿1岁多,非常黏她,每天早晨她尽量赶在女儿醒来之前悄悄地离开医院,唐丹说她怕看到女儿哭,宝宝一哭,不让她离开,自己就跟着难受,但工作一天都不能耽误。

  经过这几年生活的磨练,唐丹说自己早就不再柔弱,也习惯了丈夫长期不在身边。“前段时间搬家,除了大衣柜和餐桌是请同事帮我抬的,其他大大小小的东西都是我自己扛上楼的。”说着说着,眼泪夺眶而出,她一只手抽出纸巾擦着眼泪,另一只手握起拳头晃了晃道,“我还是很有力气吧?”

  怕耽误丈夫工作 她提前剖腹产

  “嗖——”几辆自行车从被晒成“波浪状”的柏油路上疾驰而过,在35℃高温的炙烤下,一张张挂满汗珠的青春面孔难掩充实和幸福。这就是港珠澳大桥工地上“辣妈团”利用午休时间赶回家看望宝宝的一幕。

  大桥岛隧项目部V工区综合干事张月欣是测量员的妻子,她就是其中一位“辣妈”。老人南下帮他们看孩子,一家人租住在营地的外面,每天中午张月欣都要骑自行车赶回来给老人搭把手,也看一眼宝宝,风雨无阻。“租的房子距离上班的地方骑自行车20分钟,我们一天来回四趟,要骑80分钟,这一骑就是几年。”

  聊起孩子她爸,张月欣说她们几年前在石武铁路项目上一见钟情,看着那个扛着仪器的傻小伙,她从心底认定了他。这回修建港珠澳大桥,她是追随他来的。

  她也是在岛隧项目的营地里做的准妈妈,怀孕期间她孕吐反应非常强烈,本来就很瘦弱的她,怀孕非但没像别人那样体重骤增,反而瘦了好几斤,产检单上多次写着“营养不良”。即使身体不适,她也丝毫没有懈怠自己的工作,尽力做好单位的通讯工作,宣传工地上的好人好事。

  为了让丈夫安心工作,张月欣选择回老家待产,预产期前一周,丈夫请假回家,可她的肚子就是不见“动静”,她知道丈夫惦记着工程,工程也需要丈夫,她毅然地决定提前“剖腹产”,5斤6两的宝宝呱呱坠地。孩子生下来不到一周,她就把丈夫赶回了工地。

  10个月大的宝宝,与爸爸见面的次数,用一只手的指头就能数完,但当他第一声叫的竟然是“爸爸”,电话那一端的丈夫,伴着海浪声,幸福地大声回应:“哎——”

  张月欣说,这几年他们生活在工地上,她不想儿子那么小就被放在老家做留守儿童,便一直把孩子带在身边,老人追随到珠海帮忙带孩子。今年上半年,奶奶、外婆有一段时间由于身体原因都在老家不能来珠海,这期间她得一边看孩子一边上班,还好现在孩子4岁多了,平时可以上幼儿园,最头疼的是周六日,孩子休息,但她要上班。每天中午,因为她去上班了,孩子睡醒了就哭着找妈妈,有时被路过宿舍同事看到了,看他哭得伤心,就领着他玩一下。同事哄他不哭了便让他自己玩,所以他跟谁都是自来熟,懂事。

  前不久,有一次张月欣带着儿子坐公交,途经珠海情侣路,儿子指着横亘在茫茫大海上的港珠澳大桥说,“妈妈,那是我小时候爸爸工作的地方吗?”“是的,你小的时候,爸爸天天在上面修港珠澳大桥,你长大了,大桥也修好了,很快要通车了!”

  “织女”孕妇遇意外独自就医

  2011年2月的一天,土生土长的青岛女孩王清清毅然地辞掉在当地的工作,踏上南下的火车,兴奋地在百度地图上比画着渐渐重合的导航线。她以为,跨越两千公里的千沟万壑,便没有什么可以再阻挡两人,但万万没想到,到了珠海,她才发现横在他们之间的却是近在咫尺的一座“孤岛”和一湾海水。

  2009年,大学毕业时,他为了她,远离家乡陪她留在青岛进了中交一航局二公司,一年后,他被单位派往珠海修建港珠澳大桥。“这一次,我是为爱而奔。”开朗的王清清笑着说,还不忘做了一个“冲锋”的手势。

  他是海中人工岛上工地里的测量员,她是岸上营地里的资料员,每月他只上岸一次,每次两天。虽然大家都戏称他们是现实版“牛郎织女”,但她心甘情愿。2013年,当大桥海底隧道E3沉管安装完毕,他们抽空去领了证,结束了7年的爱情长跑。幸福的婚假过了15天,两人又开始了一如既往的“分居”日子,但她不再孤单,因为一个鲜活的小生命正在孕育着。

  都说准妈妈十分“娇贵”,但大桥建设者的妻子反而迅速成长,愈发成熟有担当。一个人产检、一个人胎教、一个人散步,1987年出生的王清清表现得非常坚强和淡定,唯一不淡定的是有一次出现先兆性流产迹象,那一次她很怕,真的怕!

  当时正值港珠澳大桥沉管隧道安装关键期,坚强的她不敢打扰丈夫,她一个人去医院挂号、取药、吊针。临产前两天,他才回来。两天后,抱着刚出生的小宝贝,他喜极而泣,紧紧地握着妻子的手,半天才哽咽着说了一句“老婆,辛苦了,大胖小子,8斤6两。”

  父母追随他们转战各地

  汪芳芳夫妇刚刚结束港珠澳大桥工地上的6年奋战,现在双双转战深中通道。芳芳目前是两个孩子的“辣妈”,儿子是在他们参建港珠澳大桥的第二个年头出生的,今年5岁;女儿目前才1岁。

  芳芳来自江苏,在港珠澳大桥岛隧项目上,她是工区里的物资员,孩子还只有两个月大时,芳芳听说营地里人手不够,她马上就回到工作岗位上。父母知道女儿女婿工作很忙,就连过年都要留在工地上,他们就索性把家里原本生意不错的超市关了,将家里的房子租了出去,双双追随芳芳来到珠海。工地搬到哪里,他们就在哪里租住,现在一家老小又转战到中山。

  芳芳说,她已经很久没有看到老公,从去年老二出生到今年上半年他一直在忙深中通道海底隧道投标。最近更是忙到不眠不休,给他打电话不是在开会就是在忙,有时电话打通了,那头传来的是他深深的疲惫,“儿子最近感冒咳嗽我也不敢告诉他,怕他担心”。

  芳芳介绍,2012年她刚来到港珠澳大桥施工现场,陌生的环境让她措手不及。那时不到24岁,一个从小镇出来的姑娘每天干活都小心翼翼,再加之周围几乎都是男的,总是显得非常拘谨。有一天,科长休假在家,一车木材到了码头,需要卸货装到船上。烈日当头,她愣是站在炽热的水泥地上,对着材料清单看着一块块木材卸到装货船上,孤零零一站就是三四个小时。干到了中午一点多,饭点过了,却忘了让食堂师傅帮她留饭,饥饿、疲惫、委屈随着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掉。

  生了孩子后,虽然一如既往地忙,但她觉得自己坚强了不少。把五年青春留给了港珠澳大桥,流过泪流过汗也在心里留下了金灿灿的回忆。工地上班很枯燥,在偏僻的甚至杂草丛生的地方,每天见到的都是些钢筋混凝土。拖家带口很辛苦,这几年搬了好几次家,很久才能适应新的环境,“可是当我们说出我们是港珠澳大桥的建设者时,我们无一不是自豪的。它是一个伟大的工程,它将我们这些年轻的“80后”聚集在一起,大家拧成一股绳攻坚克难直至其完美收官。” 芳芳说,“本是弱女子,为母则刚。”2015年儿子断了奶,她在工作带娃之余,这一年她考了职称英语、职称计算机、中级经济师,评了中级职称,看了几本好书,“这样的感觉很踏实,虽然当不了女强人,但也不能当一般的老娘们。”说完,她和记者都忍不住笑了起来。